林动怀里的貂

安然年岁

《一别》

关于离别,落日崖和留念。即兴片段,致最可爱的华妹 @警惕

   “你来了。”

   “要走了?”

   “嗯。”

    很长一段时间,谁也没有说话。落日崖的余晖挂起一层仿佛用不坠落的幕帘,将两人的身影拉的很长。

   “我们……拍照留念一下吧。想在之后也有个念想。”又沉默了一会儿,武当开了口。他将视线从远方的层峦中慢慢拉回,偏过头,看向了华妹的侧脸。

     江风好像还在望着远方出神。刚得知时,她就已心下了然。因为早就预料到了这样的结果,她平静地接受,至少是自以为的。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好像才回过神似的,心里有些慌乱,沉沉的苦涩细密绵长,盖住了空落落的心。

    于是她便提着剑,来到了这里,面对落日。

    她任由心里翻涌,面上不显。回望武当,点头。

    道长迈了一步,两人的距离近了些。淡淡的暮色之下,他们立成了两座雕塑,注视着夕阳。背影渡上了一层柔光,就像老旧泛黄的信纸,在时光中沉淀,隐约有岁月的回响。

    他等了她一年,而她,已经开始期待一年后两人的重逢。

    他几欲开口,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漂亮的绿色眸子映出暗淡的晖光。他本以为,自己可以平静地处理好这一切。面对未来的必然,他下决定时没有半分犹豫。

    小心将自己的决定藏着,又在最后时刻,将它们摊开,向亲友陈述,平静又坦然。

    而他自以为的坦然,坠上了重如千钧的牵挂,他所谓的平静,已经布满裂痕。绷紧的嘴角,抿不住苦意。

    他恍然自己一直在逃避,有决心,却没有足够的勇气。

    江风换上了覆华池,而他则身着枕南柯。一亮一淡两抹蓝色,在暖橙色的背景之间格格不入,又好似融为一体。

    心底的浪潮,最终合为同一声回响。

评论(7)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