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动怀里的貂

安然年岁

《天欲雪》武云小甜饼

     “道长,这是今年的第三场雪了吧”,凝凝把披风又拉紧了些,小脸冻的通红。她仰头伸手去接飞舞的晶莹,看它们悄悄溜进伞下,被她捉住,躺在手心,又化成了一滴泪。

   “时间过得真快啊。”想当初,我们的相遇,也是在一个雪天。

   她走神了。道长看着她似乎回想起了什么,害羞地低下头,又悄悄看了他一眼,面色微红。

  他弯了嘴角,轻笑出声。小姑娘瞪了他一眼,像一只虚张声势的猫。她刚想开口,突然视野一晃,没来得及出口的话变成一声惊呼,化为一团白雾消散在空中。

   道长将她打横抱起,贴在心口。伞啪嗒一声,滚落在了雪地上,画出一道弧。

   凝凝挣扎一下,却被那人搂得更紧了。小姑娘把脸埋在自己的臂弯里,脸红到了耳根,“大,大庭广众之下的……”她头发露在外面,只有细弱蚊蝇的声音传出来。

    “寒凝,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

我知你喜清净,便特意挑了这个时候。鸟儿们还在窝里休息呢。你嚷着要早起看雪,到点儿了却和床粘在了一起,闭着眼哼哼着再睡会儿。

     我早就起来了。天还有些黑,漏进窗子里的只有一小块儿微弱的天光,正正落在你的睫毛上。你白天可神气了,夜晚阖目安睡时又是那样恬静柔美。我晃了晃神,竟有些呆了。

     回忆就这样被送远,回过神来,天又添了几分亮。你挂在墙角的观梦灯被照出了一半,另一半躲在暗处,是不是在守护你的梦境呢?

     你睡得香甜,叫醒你 我可是下了很大决心的。一觉睡起来,没有看到凌晨的雪,你又要遗憾了可怎么办呢?

     “又是一年大雪纷飞时,祝少侠步踏玉京,与天地逍遥,福生 无量天尊。”不知谁在偷偷听萧掌门的祝福,清冷如嫡仙,与雪景化为一体。雪渐渐小了,太阳露了脸,不一会儿,又是新的吆喝,新的车水马龙,新的一天,我们在一起的又一个日子。

      “在雪地待了这么久,冷坏了吧。乖,该回去了。”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