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动怀里的貂

安然年岁

五仟g萬次:

写在前面!有基幻基,幻锤,锤基锤!

洛基试图寻回权杖和宝石,与幻视进行一些切磋。索尔爱弟,幻视助攻。
如有雷点避让。(๑•́ω•̀๑)感谢( ゚∀ ゚)

基幻|・ω・`)

幻锤|・ω・`)

锤基锤|・ω・`)

洛基很生气!那群中庭的蠢猪偷走了他的权杖,还胆敢肆意的改造它。权杖是他的,他们一同来到中庭,是为了改造人类,改造这个遍地蝼蚁的星球,就算这个目的因为索尔那个笨蛋,还有他那些花哨的朋友而失败,权杖也不应当落入他们手中。

在最初,洛基还不太担心,权杖自有它的算法,中庭人的魔法落后了几千上万年,想要撼动权杖本身,还差的很!


但是后来事态逐渐超出了他的掌握,他被束缚的短短几天,权杖与宝石被迫分解,待到他试图逃出去挽救他的权杖他的宝石时候,中庭人已经将它折磨到惨绝人寰的地步!他们给它造了一具身体,把洛基心爱的强大的宝石,就那么扣在额头之上。

愚蠢,愚蠢!

洛基不住的大骂,他从神域逃了出来,便隐身在他们之中,看着钢铁侠和他的同僚试图将他的宝石变成他的奴役!


眼看着就要掀起一场小规模内战,队长与钢铁侠两个阵营的都在虎视眈眈,洛基想着在他们混乱作战的时候趁乱带走他的宝石,那是属于他的!但他显然忘了索尔这个不定时炸弹。


索尔快到的时候洛基就感受到了,他们神域的强大气息压迫着现在受了内伤的洛基,他险些就要现出真身,好在索尔的目的直指宝石,洛基只庆幸了一秒,就又在心里骂了脏话——Damn!


很显然,索尔压根不想让宝石落在自己手里,他也不想让宝石完全落入中庭人手中,成为他们的傀儡——所以他挑选了最好的时机,待程序未上传成功,便强行用神力激活了宝石,也就是激活了那具身体!



Damn!索尔会发觉感知到自己的存在的!洛基眼睁睁看着他的宝石被胡乱激活,而自己不但无法拯救,还因为神力不足几乎无法维持隐身状态,他简直就是落荒而逃了!带着巨大的怒气,带着巨大的失望,他本要救回他的宝石,然后随便去一个什么地方养伤的!可现在他只好先决定逃离这个地方,丝毫没有对明日生活的头绪。


索尔微微感知到了有神域人的存在,他试图用米尔缪尔再次感知对方的位置时,却只发觉那股神力已然消失。



直觉告诉他,是洛基。是那个受伤了跳下彩虹桥的洛基,他还是死心不改想要拿回权杖,再次毁灭世界。



索尔摇摇头,好在自己及时阻止——思绪瞬间被打断,索尔被自己用神力激活的宝石强行攻击!索尔迅速切换了战斗状态,趴在他身上的那家伙却已经离开。就算中庭人不知道,抑或不承认也好,索尔明显感知了强大的神级力量,显然是来自那个宝石发出的讯号!这家伙,这家伙不受控制!就像,就像洛基一样的不受控制!这种感觉立马浮上索尔的心头!



索尔已经来不及思考对错,他站起身来,看到那家伙缓缓的从天上飘了下来,中庭人七嘴八舌的发问让索尔插不上嘴,他细细的聆听着,也快速思考着如何回到神域向父王奥丁交待!



当幻视那家伙举起米尔缪尔的时候,索尔也不禁呆了一秒,那个刚出生就自动生出神域之人最爱的披风,还非常轻易的举起了米尔缪尔!不管人类怎么对待,索尔已经将其视为神域之人了,中庭人的爱好他不知道,但是他所统治的神域之人,对披风和力量可是无法拒绝的!




洛基扶着肚子走到一个角落,此时夜深了,他费了一会儿力气试图进行自愈,但是显然他几乎耗尽的神力完全做不到这一点,洛基靠着墙,缓缓的坐了下来,他闭上眼睛,就回忆起了幻视刚出生的那一刻!



他该阻止的,权杖带着他的秘密!哦,洛基简直恨透索尔!宝石倾听了太多洛基的心里话,所有他独自行动,孤军奋战的时候,权杖都站在他这一边,永远的帮他,保护他。当然,洛基又不禁笑了起来,他和这家伙的磨合也是费了自己好大的力气。


当他千方百计找到宝石时候,宝石已经在广袤荒凉的宇宙中心待了上亿光年。这个黄宝石已经懒惰到连基本的发出光亮都基本省略——这让洛基独身在黑暗中摸索了将近一个月,而这家伙就那样呆在那里看他出糗。



不过说动宝石跟自己去中庭倒是没有费什么力气,洛基身上的神力早已被宝石识别,还有米尔缪尔给洛基的那一锤,成功让宝石想起了它的老朋友——大锤子米尔缪尔。所以他心甘情愿的附在权杖上,然后权杖就这么飞到了洛基的手中。



洛基太自信了,他以为他自己的魅力已经征服了这个家伙,所以大言不惭的在返回中庭的路上向宝石讲述了他的毁灭计划!宝石不爱听这些,一路上敲打着洛基,不留神就出走,有时候也会用它自己的神力强迫洛基闭嘴。洛基简直气坏了!从小被宠到大的自己什么时候受到这么多窝囊气,还是被一个权杖!洛基索性停下了路程,随意找了一颗无人居住的云洞便藏了起来!


权杖最后到达云洞的时候,正是宇宙里一个光年的开合交替,洛基承认这里的视野比神域的好多了,他不由得忘记了自己为什么生气,乖乖的把藏在自己身后的权杖拉上前来。

‘这真美!’

权杖没有看向光年交替,它看向了身旁这个男人,这些天权杖已经基本知晓了洛基的一切,它承认宝石本身代表的是宇宙间的美和正义,但它同时也开始反省——洛基笼罩在美和正义之下所生出的邪恶,更像是得不到美和正义的叫嚣。



星光闪过,光年交替是宇宙的大事情,不亚于将宇宙大门毫无芥蒂的打开,将全部的光与暗,正与邪,动与静,欲与平全部都倾倒,展现。这样的开放不过区区持续眨眼之间,大门就会再次轻轻合上!洛基没有说话,但他无意识的握紧了他身边唯一有形的物件——那个权杖。他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光亮星星点点打在他的眼中,宝石并不知道他真实看到了什么,但他眼里闪烁着的有关于寻觅,消失,重生,爱与恨,理智与疯狂,
成长与失去,还有濒临绝望疯狂的最后压抑下的平静……


权杖没有动,但它知道洛基这家伙一定希望此时此刻能够持续的久一些,它暗暗的闪过一道光,让这自己已看过无数遍的光年交替能在这个男人眼中多停留一些时间。宝石紧接着也转向了这多停留了几个瞬间的瞬间,宝石不想试图理解任何一个人,但 它不会拒绝美的事物!显然此刻,洛基已经成为了那个它不会拒绝的事物。



权杖与洛基一同到达中庭,他们首先挥霍了几日的时光,宝石最爱看这个身形优美的男子在自己魔法的帮助下变出一身得体而修身的西装,每到这时候,宝石就会对自己挑选主人的眼光表达宇宙神级的自恋!他们到处布置着陷阱,听着这男人喋喋不休的说着他将要如何惩罚索尔,听着这男人无数次的练习着他统治中庭后的演讲,宝石简直就是洛基最好的伙伴!
他们简直成为了最好的搭档!一切都在计划中!


洛基在宝石的帮助下接近成功,接近了那最高点,然后被那个闯入虫洞看到未来的男人打乱了一切!宇宙中任何一条时间线的变化都会让宝石出现一定时间的屏障去修复整合。也就是这个时候,它和洛基就完全被分开了!



再到后来,宝石已经被融合在了幻视的体内。它短暂失忆了一段时间,直到拿起了米尔缪尔,它的好兄弟!他们一同为宇宙最纯粹的神力,所以在他们短暂的电波交流后,幻视首先拿起了锤子加入了战争!



索尔对于米尔缪尔对幻视的认可表达了尊重,他觉得自己作为米尔缪尔的主人有必要和幻视进行一些交流。在中庭人七嘴八舌的提问后,索尔略过那些,直接邀请了幻视去天台进行了一次对话。



他没有讲中庭之语,他对幻视说的是他们神域上古语言,首先他对宝石表示了问好,然后进行了短暂的自我介绍。幻视单刀直入,回以上古语言,直接讲出了他对于这场战争的看法,他们首先就维持和平达成了一致,当索尔试图深入讨论关于宝石的讯息时,被幻视直接的拒绝了。幻视最后只是提到了世间所有联系,联系在于维持稳定,不纯洁的纽带夹杂在某些私欲中,不稳定因素的出现只是必然的。



幻视留下了这句话便离开,索尔呆呆反应了一会儿,发现他意有所指,不禁窘迫的抹了一把脸,试图掩盖那种心中最深的秘密被人直接挖出的尴尬之感!他想到之前宝石从来都是以权杖形式与洛基日夜相处,更是心中大窘!


洛基不知觉中已经睡着,他的身体太过虚弱,靠在随便一个角落他都会立即进入休息状态。待他再次醒来,他躺在中庭一家五星酒店的套房卧室。洛基起身的瞬间发现自己的内伤在一夜之间恢复了近四成——这属于修复的最好进度,有时候利用外力修复过快对伤口反而承受不来。洛基立即想到,难道是宝石回来找到他了?



他起身叫了服务,询问了经理却只是被告知这间房已经支付了一年的房费,至于是谁带他来,是谁付的,却无从查获!洛基抑制不住,关上门便开始呼唤宝石。

‘智杖,你在吗?’


并没有什么回答,洛基现在的神力也还是太弱,感受不到房间里任何隐身的神力,他又唤了一次,继续没有应答。洛基沮丧的倒在床上,他知道一定是宝石干的,但是,它为什么不见他呢?



幻视是在不知觉的情况下完成这些事情的!他与宝石的融合,还有体内那些程序的融合,还有索尔的神力,这些东西搅成一团,使他自己也无法得知自己所做的每一件事是怎么回事。简言之,神力是能量,是他行走飘浮的脉络。而程序,是他的嘴巴,是他的通道,紧接着人类世界。而宝石,宝石是他的大脑,是他的心,是他所作所为所表达的核心!这三者尽管有些表面看不出的冲突,但感谢,幻视目前还是很好的将其消化了!


战争结束,幻视又去找了一次索尔,当然他的目标并不是索尔,他眼睛直盯盯的看着索尔手中的米尔缪尔,他认为他与米尔缪尔需要进行一些‘它们’之间的对话。



索尔自然不敢拒绝。幻视并没有叫他离场,他自己也没有带着米尔缪尔离开,索尔一头雾水的看着米尔缪尔飘在空中,幻视额头的黄宝石急促的闪了几下,紧接着米尔缪尔贴着幻视额头,似乎是与黄宝石说了什么悄悄话——就算不贴近他也听不到好吗?索尔郁闷的想着,米尔缪尔什么时候那么友好了?



没几下,幻视便停下了这一切,双手将米尔缪尔还给了索尔。



‘很感谢!我们进行了友好的交流。’


‘哦,哦没关系,米尔缪尔能接受你。这是它的意思。’


‘我很高兴看到你非常尊重它的意思!它选择了你。’



索尔总觉得这句话怪怪的,但他又说不清哪里让他不舒服,总之他就看着幻视转身离开,第二次!第二次他转身离开。



洛基的神力恢复了八成,他已经在这里住了一个月,他还是想要找到宝石,然后无论是否毁灭世界,总之他想要和宝石呆在一起,他们之间了解彼此。洛基继续叹了口气,他决定去复仇者大厦那里转转,最好能够避开索尔,遇到幻视,然后和他的宝石一起回来!




他隐身起来,呆在复仇者大厦的顶楼,之前权杖和他一起并肩作战的记忆又跑到他的脑海,他不知道自己这样贸然进去会不会让索尔警觉,而且他心里怪没底的,按照惯例他爱的人总会成为他的敌人,难道宝石不见他也是厌恶了他心底的邪恶吗?



幻视早已经感受到洛基那家伙呆在顶楼好一会儿了!上次他和米尔缪尔的对话确认了洛基的过去,以及他的猜测!索尔和洛基之间的仇恨果然不止那么简单!



索尔的确被洛基拒绝过!洛基是被索尔逼上了毁灭的道路!




索尔并不是什么好家伙!这样来说,能被挑选出来的继承者,能成为广大神域的统治者,绝不是什么善良友爱之人!



自少年发育以来,索尔就被他自己几百个夜里梦中那羞耻而淫秽的春梦挑逗到绝望悸动不止。梦中洛基是他的!



十七岁的少年被这无法言说的梦吓坏了,泳池间裸体相见,竞技场同骑一马,花酒派对后滚在一起的两人,甚至在奥丁与母后的榻卧,轻锁上门,迤逦呻吟,仰头呼吸,绯红皮肤,沾泪睫毛,尖叫着抓紧……每一幕都出现在索尔的梦里!他和他最爱的弟弟。


索尔无法直视自己,每日醒来都是煎熬,每日梦中更是鞭挞,年少的孩子容易被欲望指使,索尔已经尽全力在克制。




洛基不明所以的一次次唤他哥哥,洛基一次次称他是自己最尊敬最喜爱的人,还有一次次神域狂欢下,喝醉的倒在索尔身上的洛基,脸色潮红,喃喃低语,像极了梦中的,梦中他身下的少年。


索尔开始冷淡起来,愈是克制,愈是抓心挠肝!每日想见不得见,每日见一面如同已然犯下大错!



受到冷落的洛基不满,跑去想母后告状,当两人同在奥丁与女王面前时,索尔的政治本性与罪恶感缠身带给他的无名底气让他当众揭发了某次奥丁喝醉后无意透露出洛基的身世之谜。



索尔心如同刀片翻搅,旁边是哭成一团的他的十四岁弟弟,犯错的却是他自己,为什么他总是让洛基来承担!索尔跪在大堂,只是不停的向父王母王磕头认错!



奥丁走下王座,拽起跪在地上的索尔,狠狠的扇了两个耳光。事态最后被母后控制,她任由奥丁对索尔的惩罚,牵着哭到上气不接下气的洛基转身离开。



这个惩罚再严厉,也再也救不了洛基的心。顿时成为这世上最无依无靠的人,从前他有最亲爱的哥哥,哥哥疏远他他有最疼爱他的父亲母亲,他没什么朋友,他只有这三个人,然后这三个人瞬间和他没有任何的联系。洛基几乎快要绝望到自残。索尔被发配到了神域极荒凉之地,奥丁命他待到洛基成年以后,才能再次返回神域中心。



索尔也呆在他自己的卧室不住的流泪,天哪,他都做了些什么?他内心因为自己犯错,因为自己爱上了自己的弟弟,却将所有的过错推到洛基肩上!他唯恐奥丁与母后还有神域之人看出他对洛基的不纯想法,断送了他的王位,断送了他走向统治者管理神域的道路,他是个天生冷血而奸诈的人!



索尔整理了一些行李,奥丁命他明日之前便起身。索尔不怕什么荒凉之地,他只知道他怕是连洛基的一面都难以见到了!索尔想到这里也不禁头疼欲裂,他要见他最后一面,说些道歉的话,安抚一下他的弟弟,他完全相信这世上没人比他更爱洛基,只是在所有人中索尔最爱洛基,但是在神域里,索尔更爱王座与绝对的统治地位——他是个不停权衡利弊的小人。



索尔在洛基门口停顿,他不知道该不该敲门!他还是决定直接用魔法进入,洛基哭到没有力气,他蜷在床上,还是一抽一抽的呼吸着,还没有从哭泣的余韵中走出来。


‘洛基,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索尔对着洛基的背虔诚的道歉。


洛基听到索尔的声音立马惊起,黑发男孩双眼通红,上气不接下气的用力呼吸着,仇恨的盯着来人。


索尔也一瞬间红了眼眶!‘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哥哥真的错了!’


‘你不是,不是我哥哥。’十四岁少年抽抽哒哒的说出这句话,‘我不喜欢你,你出去!’他停顿了一会儿,有擦了擦眼睛里面的泪水,然后吼了出声。


‘洛基,我爱你,我爱你!我是索尔!我爱你!’索尔有点儿语无伦次,他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毕竟他也是第一次向喜爱的人告白,这个人的身份又刚刚由他最不该爱的弟弟变成了由他亲口揭发的养子!

(´-ι_-`)

‘你滚出去!滚出去’洛基听到这些假情假意的话更加难过!他亲手毁了他的一切,他怎么好意思站在这里。



‘洛基,你听好了!我爱你,不是兄弟之间的爱,也不是为了讨好你而说的谎言!我这次离去会等你成年。我希望我能够完全拥有你,我也希望你能够完全拥有我。你要好好长大。你不是我的弟弟,你不是!’



洛基突然对索尔更加仇恨,是索尔内心占有欲的原罪将自己逼到了无亲无故的地步,他还试图妄言掩饰过去这一切。洛基掀开被子,走下床来,他一步一步像索尔走去,带着仇恨,带着不解,带着厌恶,带着愤怒,他要让索尔后悔他所做所想的这一切,他要让索尔的内心布满罪恶感开出的荆棘,绕过心头生长再狠狠的扎进去,呼吸里都是痛和血腥。



两人间距离不到一米,洛基轻轻唤出手刀,对着索尔绽放了最为魅惑的带有欺骗性的友好一笑,然后将手刀迅速的搁置在自己的脖颈,用力的划了下去!


奥丁等不到明天,他派出护卫火速将索尔送至外域,封锁了所有索尔能回来的通道!他直接把他的儿子,爱闯祸的索尔,扔出了神域!此时他和妻子正在门外焦急的等待,等待神域医生用最好的医术救回他那绝望的狠心的下手极重的小儿子的生命!这都是霜巨人下的罪恶诅咒!奥丁一夜之间苍老了十岁。




幻视最终还是走上了天台,他能看得见隐身下那人的状态,一瞬间回到害怕,担心,不自信,也不傲慢,只有无限的怀疑自我在包围着他,还有,还有这家伙依然穿着得体的合身的纯黑色西装,还带着曾经他俩一同购物买来的中庭围巾,幻视或者是宝石驱使着他一步步走向洛基,揪着他,搂着他,陪他说话,陪他毁灭世界!



洛基看到幻视了,他本能的想要躲避,想要离开,他面对着这个神力强大极其压迫的宝石,变成人形的,会开口说话的宝石,说不清是怎样的感觉!



幻视的手伸进了隐身的洛基身体里,他没有用力,只是轻轻的触及到了洛基的心脏,神域之人的心脏被包裹在神域之球中,一下一下的跳动着,神域之球控制着他们的生命力,强大的存活几千年的基础!



洛基现身了,他扭过头,知道这就是他的宝石。他没有恶意,只是纯粹的想要感受自己,以另一个存活的生命体。



‘洛基,一直想说,你穿西装的样子很帅!’幻视缓缓开口,他的手轻轻的从洛基身体里退出,最后手停在洛基西装领带,轻轻的为他整理了一番。



‘智杖,跟我走吧!’洛基急忙说出他的心里话。

‘你需要养伤!’

‘你是不是觉得我只是制造混乱的怪物,然后放弃和我在同一阵营了。’洛基拉住幻视的胳膊,用眼睛盯着幻视的脸,试图看出些什么表情。


‘洛基,跟我回酒店。我们需要谈一谈!’幻视只是觉得这里不适合谈话,托尼先生随时有可能上来,那只会导致一场恶战,况且洛基的身体还没恢复,幻视想要保证洛基的安全,然后能够和他谈一谈。

评论

热度(16)

  1. 林动怀里的貂五仟g萬次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