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动怀里的貂

安然年岁

无题

  命运无常,无数偶然堆砌。一步偏离,便改变了整条轨道。
   光鲜与暗淡交错。在暗淡中努力追逐触碰头顶星光,却在最终抵达时,剥开外壳,瞥见淡淡的黑暗腐烂气息。
    如蛆般无孔不入,慢慢蚕食。
    世界过早展露出阴晦的爪,最初的无能为力只能化作心里的愤慨,化为文字寥寥数语。
     她说,事有不公,无奈何也。
     相隔千里,万千思绪,千言万语,只是变成表情,变成符号,笨拙又单薄。
     这便是语言的无力。无法实际从根处改变,只有毫无用处的安慰。
      又有什么意义?
      心中困着的,无语言说的,瞬间翻涌。只能通过文字,也只是通过文字,悄悄送往世界另一端的通道。
      看不到的,听不见的,就这样沉睡在黑夜中吧
      愿美好的你,远离污秽与暗淡。
      仅能做到的祝福。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