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动怀里的貂

安然年岁

无人知是荔枝来

   (一)
  七月份的泰州有些闷热。
  茅十八趴在桌子上。眼前的顾客来来往往,又是繁忙的一天。
  门再一次被推开了。
  “请问这里保修吗?”茅十八抬头,一个高挑的女孩正立在柜台前,她手里拿着OPPO R9,声音轻轻柔柔的。
  他愣了一下,目光从她的脸,跳回到了她的手机上。“嗯,抱歉,这里不提供保修服务。”
  女孩一脸失望。
  “哦,这样啊。那好吧……”她小声嘀咕,转过身,朝店外走去。 “直走再左转,有一家专营店,你可以去那里。”茅十八的低沉嗓音,从身后缓缓响起。
  女孩正要推门的手停住了。
  “谢谢你。”她转过身,对茅十八微笑了一下。笑容是那样短暂,以至于在她转身的一刻就消失了。就像流星划过天空。茅十八就这样看着女孩的背影,直到她消失在他的视野之外。
  恍惚间,他仿佛看见了荔枝,她们的笑容相重叠。
  荔枝也曾像流星一般,身后划过的光短暂照亮了他的世界。
  荔枝是茅十八的前女友。她笑容甜美,眼神晶亮,一笑起来,两只眼睛弯成月牙,仿佛有着神奇的魔力,点亮了他的整个世界。她也有着这样一副好嗓子,声音轻轻柔柔的,像蒲公英一般轻盈,像一块温润的玉。她说话的时候,她笑的声音。如羽毛轻挠着他的心,痒痒的。
  他很喜欢听荔枝说话,更喜欢她的笑声。当荔枝被导航仪逗得花枝乱颤,他的嘴角也禁不住微微上扬,带着点得意。
  往事如走马灯般飞速闪过。就这样,茅十八失眠了。他大睁着眼,望向天花板发呆。窗外一片漆黑,不同寻常地静谧。就在这万物沉睡的时刻,荔枝的身影却再一次悄悄地跑了出来。
  为什么又想到了她?茅十八闭住眼睛。明明2011年已经永远过去了。
  自我催眠失败了,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像找到了一个出口,开始集体乱窜。入睡变得困难。
  他开始数羊。一只只小羊蹦跳着跨过栏杆,高的矮的,胖的瘦的,不同毛色不同种族的羊类,在脑袋里排成长串。
  第74只羊飞快地钻了过去 ……第89只羊跳着芭蕾舞过了栏杆……第93只羊慢悠悠地跨了过去……他的眼皮开始下沉,意识越来越远。第99只羊正在爬向栏杆时,他成功入睡了。
  梦里,是一望无际的沙城。
  他走在路上,那些路灯和脚印无比清晰。
  他却无法触碰。
  他看见了许多熟悉的地方,曾经租住的房子,朋友的酒吧,电子城,还有冲古寺。
  他遇见了许多熟悉的人,张嘉佳,他的老板,来保修的女孩,还有荔枝。
  他们的脸却是模糊的。
  指针飞速旋转着,2004年,2009年,2010年,最后停在了2011年。
  他清楚地知道,这城市非常脆弱。脆弱到一旦双手陷入,整座城市就轰隆隆地倒塌。沙化掉曾经的喜笑颜开,曾经的碧海蓝天。把关于两人间所有的影子埋葬。
  他也清楚地知道,如果不往前走,就会被沙子掩埋。
  所以,他只能往前走。
  ……
  一觉醒来,天边早已大亮。拉开窗帘,阳光肆无忌惮地冲了进来,占据了房间每个角落。
  看来时间已经开始吞噬梦境了。茅十八只记得一团模糊,和梦里渐行渐远的人影。
  很奇怪啊,一种强烈的失落感油然而生。好像跟了他很久很久。从他起床的那一刻起,抑或是,早在梦里就已经出现?
  心里空荡荡的。他闭上眼,怅然若失的感觉更清晰了。
  这一年来,或者算上前几年。他都快忘了这是什么感觉。即使是和荔枝分手的那一天,他也只是在酒馆喝个烂醉。即使这种感觉真的出现,他也可以用酒水把它扼杀在摇篮里,顺着一起流掉。
  茅十八,你从不是个软弱的人。他对自己说。你不是。现在,独处代替了荔枝陪伴着他,就这样,远离一切纷扰。
  让失落感他妈的见鬼去吧。他开了一瓶酒,仰头,一饮而尽。
         ……
——————————————————————————————
好早以前写的了……电影还没上映呢。大概15还是16年?搬到这里希望可以督促自己填坑(=_=)

评论(2)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