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动怀里的貂

这只貂很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起飞

  窗外的星在夜空中闪烁,秋风卷起又轻落,徒留一地凉意。
   她皱着眉,闭上眼,仿佛这样就可以躲避一切不堪的,正在上演的灾难。
   爸爸妈妈又开始争吵。毫无爱意与幸福的生活中,一件小事就可以成为导火索,宣泄着怒意,将这摇摇欲坠濒临破碎的婚姻推得离深渊更进一步。
    这次却是更加激烈了。妈妈的声音猛地拔高,伴随着水杯破碎的声音,她扭头躲进卧室,反手锁上门。又快步走向与卧室相连的阳台,关上了阳台的门。
     就这样将一片混乱之声关在外面吧。她多么想找到一扇门,只要关上它,就可以隔绝生活中一切无力改变的痛苦。不惜任何代价。
      漆黑的房间中,只有阳台窗外亮着冰冷的月辉与星光。她抬头望去,一片浩瀚壮阔。夜晚虽凉,却凉不过家里的温度。比起蔓延于心底最深处的冷,体温上的冷又算得了什么?它隔绝所有温暖。一杯咖啡,一条毛毯又如何能弥补心上的缺口……这更难承受。
       回忆涌现,眼泪如断线的珠不断滑落。已经多少次了?站在岔路口,她本以为一切都会变好。写着和解与适应的指路木牌挂在左右两条路边。它们却各自走向极端,如车轮般的生活碾过,将左路碾压到支离破碎,可能性荡然无存。茫然中,她转向右边,在自我欺骗中走向深渊。
       现在,那层障壁破了。
       一切都已无法忍受,也无法挽回了。
       那个无赖,如蛀虫一样蚕食家中的生活。她从心底恨他,恨到深处。每一次,那恶心的笑仿佛在嘲讽她的无能为力:你又能怎么办呢?
       是啊,她又能怎么样?只能远远躲开,用手堵住双耳,堵住那些不堪入耳的,无厘头的话。毫无理性,不可理喻的语言,注定他与她们不属于同一条路。
       他的存在就是个错误。她曾在日记中写到。一个彻头彻尾的错误。
       夜空依然闪耀,她擦干眼泪,抬起头仰望。点点明亮落入瞳孔,带来短暂的平静。
       她深爱星空。若岁月是一卷画,她定亲手将大片星空绘于纸上。站在窗前,亦或倚在墙边,万千情绪裹于心尖,她只抬头仰望,那些委屈,愤怒,悲哀,喜悦,只悄悄地与星空诉说。它敞开怀抱,将她拥入怀中,注视着她,庇护着她静静成长。
        带我走吧。她的手贴上玻璃,一片冰凉。双眼凝望星与月,嘴唇微动,无声地说着,充满渴望与祈求。带我走,远离一切纷乱与痛苦。
         她已不愿再继续下去了,也早已没有什么继续下去的理由。内心绵延的痛苦早已化为利刺,扎得她遍体鳞伤。
         天空中那颗最亮的星,突然闪烁了一下。明灭不过一瞬,她揉了揉眼,定睛再看。
          那颗星星……你听到我的祈求了吗?默默在心底发问。不可置信间,又有着喜悦。
          一颗,两颗……以最亮的星为中心,闪烁呈环装开始扩散,逐渐地,整片星空在明明灭灭中闪烁,像无数只眼,流着泪。
          她的身体愈发轻盈,贴近玻璃的手穿过窗户,像穿过一层漩涡。她闭上眼,迎向空中,只一瞬便穿过了阳台,沐浴在星光下。
          她的心在颤抖,被强烈的震撼冲击着,说不出话来,喉间哽咽。万千语言化作一声抽泣,一滴眼泪。
          身体微微透明,星空为她编织了一对翅膀,翅膀扇动着,离云,星与月越来越近了。
          秋风拂过耳畔,穿过指缝,环绕着她。在翅膀的遮盖下,在头顶星空的庇护下,寒冷被驱逐尽了,留下微微的暖。暖在身体,暖在心里。
          俯瞰地底,俯瞰深渊,黑暗中亮着灯火,正如这世上有星空的存在。越来越远了。柔云微风相伴,斩断了最后一丝这世上存在的痕迹。
          她仰起头,望着星空,嘴角带笑,眼角含泪。
          就这样飞走吧,越飞越高,离星月越来越近,有它们的照亮,温暖,庇护,陪伴,痛苦与绝望只能蜷缩在地底,离她越来越远。
          她张开双臂,拥抱天空,像一个孩子投入怀抱。身边的星散发着温暖与光明,她不再孤单。
          星星闪烁着,月亮微笑着,将她揽入怀中。云丝一卷,盖住了一切。时间定格在了这一刻,这一日。
          世上再没有她的存在。每一年的这一天,当你抬头仰望夜空,会发现,这一夜的星格外明亮,月上光阴交汇的纹路像女孩甜甜的笑脸。运气更好时,还能看见最亮的星在空中轻轻地眨了眨眼。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