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动怀里的貂

安然年岁

我从崖边跌落

我从崖边跌落,穿过辽阔星河,到达了另一个世界
                                                                            ——题记
  点开手机里的蓝色图标,一个大大的浅蓝色“倩”字叠在深蓝方块上。轻点屏幕略过了微微里男女主的刀光剑影,进度条加满,直接进入了游戏。
  雷火不惧。我的剑,更不会流去。
  身着紫衣的年轻女子低声念诵,一把长木剑在手中舞出流光。脑中闪过一句歌词——
  天下事,又何妨,一剑挑。
  进去游戏,点开任务栏。更新的主角剧情字样吸引了我的全部目光。操纵着角色,在太虚道长慈祥地注视下,前接过任务,充满期待地点进去。
  结果……
    一遍又一遍地倒在了萨满脚下,灰色屏幕与越来越少的时间不断交替出现,我长叹一声,终是放弃了这场战斗。
     不知不觉已是晚上十点,我钻进被窝,顺手关了两盏床头灯。黑暗笼罩,窗外微弱的虫鸣声伴着我愈来愈平稳的呼吸,像是谁低低吟诵着一首短诗。
………………………………………………………………………………
      我站在崖边,衣摆被微微吹起,仿佛有风拂过,而皮肤间,却是毫无感觉。忽地,对面缓缓出现了一个影子。面容模糊看不真切。
   “……青桑?”心底却知道她是纳兰青桑无疑。我追出去,一脚踏空,悬崖下,不知何时涌起一片星河,云朵簇拥着我,不坠反升,就像电影中姥姥那反重力叶海一样。
   拨开云雾见月明。
   我穿过云层,蜿蜒的星河在脚边流淌。辽阔又一眼望不见尽头。月光洒下,朦胧间,一个身影向我走来。她微微抬手,抚上了我的脸颊。
    “你。终于来了……”
      “……”
……………………………………………………………………………………
    奇怪。多久夜里无梦,已经记不清了。这一次,梦却如此清晰……就像平淡无奇的生活中坠入了一枚石子,荡起阵阵涟漪。
    我微微睁开眼,梦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只剩下一片朦胧。就像墨水被毛笔晕开了颜色,在清水的调和下,慢慢变淡,变浅。
     抬手,习惯性地想要揉眼,瞥见衣袖的边缘,我愣住了。抬起的手僵在半空。
      “这是……”
       果然,事出反常,并不简单啊。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