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动怀里的貂

咩咩哒🐑

芸芸众生,一切皆有可能

       他瞥眼望向窗外,晨曦的纤细玉指正牢牢抓着逐渐隐去的点点繁星。

    “我将以黄金打造的皇冠为您加冕,将缀满珍珠的权杖交在您的手中。至于您所做的那些梦,淡忘吧,因为世间的苦难太沉重,非您所能负荷;人世的烦恼也太悲痛,非您心所能承受。”
                              ————《年轻的国王》

我从崖边跌落(二)

不是我的浅蓝色睡衣。
  白底,紫纹,一圈淡绿色纤细绣环将紫色花朵围在中间,系在手腕上。紫色衣袖由浅入深渐变至肩膀,花纹优雅又不失繁复。
  怎么竟如此熟悉?
  突然僵住了。如坠冰窟。
   我小心翼翼地转头,一旦动作幅度变大,连接梦与现实的桥梁就会破碎了罢。永远无法醒来一样。
  藤椅,屏风,杨木方桌………俨然一副明代家居风格摆设。我从来没有想过,来自游戏中的数据图像竟化为实物,真真正正地出现在我的眼前。
  多么不真实啊。
  抬手触碰,却有冰凉的质感反馈过来。一低头,发现了身侧有一柄长剑。翠绿的剑身镶着银边,剑穗穿过玉环,散散地搭在桌上。
  这是……太史慈之厚攻剑?
  好痛。下意识地,指尖嵌入皮肉,带来的痛感反而浇灭了那一丝侥幸。仿佛要验证自己的猜测般,我抬起头直对铜镜。铜镜里的影像抬起头,重复着我的动作。
   眉如柳叶口若含丹,一双眸子深邃间,仿若藏着整片星空。出尘脱俗又清高冷傲,给人留下的,是惊艳过后的疏离之感。
  这一切的指向性不是很明显了吗?为什么还是不愿相信呢。
  用手轻轻抚上不属于自己的脸颊,触感似曾相识,这时,昨夜那场奇怪的梦闯入脑海,叹了口气,脑中愈发疼痛,惊觉过后,是深深的迷茫。
  我该怎么办,我该如何回去呢?是在这个陌生世界小心翼翼扮演这个角色吗?还是通过结束自己的生命,作能否回去的最后一次尝试?
  深吸一口气。冷静下来。不行的,我不能冒这个险。在睡梦中,我来到了这个世界,没准在睡梦中,我又可以回去?
  默默将纳兰青桑的生平简介过了一遍,这唯一能掌握的有优势的信息,却令我更加头疼。
  青桑最终会因为殷紫萍的毒酒而死,那么在这个世界,故事又进行到哪里了呢?
  若避开毒酒,也许避不开来自她的,未知的暗中伤害。
  若我掐断悲剧的根,是否可以存活下来?
  不让青桑遇见霍击蒙,可这又何谈容易?我甚至不知道他们会哪天遇见。但摆脱不了青桑金人的身份,这也是我唯一能够尝试的事。
   移动一颗石子,也可以改变一条溪水的流向。一次尝试,每一个不同的决策,又能使历史转向何处呢?会走向毁灭的结局吗?
   可当我穿越到这里,故事就已经不一样了啊。
   还是凌晨三四点钟的模样。我还有时间,慢慢地想…
—————————————————————————————

我从崖边跌落

我从崖边跌落,穿过辽阔星河,到达了另一个世界
                                                                            ——题记
  点开手机里的蓝色图标,一个大大的浅蓝色“倩”字叠在深蓝方块上。轻点屏幕略过了微微里男女主的刀光剑影,进度条加满,直接进入了游戏。
  雷火不惧。我的剑,更不会流去。
  身着紫衣的年轻女子低声念诵,一把长木剑在手中舞出流光。脑中闪过一句歌词——
  天下事,又何妨,一剑挑。
  进去游戏,点开任务栏。更新的主角剧情字样吸引了我的全部目光。操纵着角色,在太虚道长慈祥地注视下,前接过任务,充满期待地点进去。
  结果……
    一遍又一遍地倒在了萨满脚下,灰色屏幕与越来越少的时间不断交替出现,我长叹一声,终是放弃了这场战斗。
     不知不觉已是晚上十点,我钻进被窝,顺手关了两盏床头灯。黑暗笼罩,窗外微弱的虫鸣声伴着我愈来愈平稳的呼吸,像是谁低低吟诵着一首短诗。
………………………………………………………………………………
      我站在崖边,衣摆被微微吹起,仿佛有风拂过,而皮肤间,却是毫无感觉。忽地,对面缓缓出现了一个影子。面容模糊看不真切。
   “……青桑?”心底却知道她是纳兰青桑无疑。我追出去,一脚踏空,悬崖下,不知何时涌起一片星河,云朵簇拥着我,不坠反升,就像电影中姥姥那反重力叶海一样。
   拨开云雾见月明。
   我穿过云层,蜿蜒的星河在脚边流淌。辽阔又一眼望不见尽头。月光洒下,朦胧间,一个身影向我走来。她微微抬手,抚上了我的脸颊。
    “你。终于来了……”
      “……”
……………………………………………………………………………………
    奇怪。多久夜里无梦,已经记不清了。这一次,梦却如此清晰……就像平淡无奇的生活中坠入了一枚石子,荡起阵阵涟漪。
    我微微睁开眼,梦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只剩下一片朦胧。就像墨水被毛笔晕开了颜色,在清水的调和下,慢慢变淡,变浅。
     抬手,习惯性地想要揉眼,瞥见衣袖的边缘,我愣住了。抬起的手僵在半空。
      “这是……”
       果然,事出反常,并不简单啊。
(未完待续)

听说画画能缓解紧张……(๑˙ー˙๑)可我还是好紧张

揽星(纳兰青桑同人)

  (一)
毒酒入喉,肝肠寸断。
  眼前模模糊糊现了人影,又看不真切。痛到极点的感觉慢慢消失,思绪褪色,一切的一切就这样远去了……
  泉下相守,莫再分离。 ####################################### 接过那一碗还在冒热气的汤。透过碗沿,瞥见孟婆脖颈间挂着的一串森白的骷髅,空洞的眼眶中尽是茫然。她不再犹豫,一饮而尽。
这孟婆汤,味道比断肠草好多了。
“且慢!” 燕赤霞忽地现于忘川,却只能眼睁睁看着纳兰青桑放下已经空了的碗,对着他的眼神由惊讶变为茫然。          唉,还是晚了一步。燕赤霞对着孟婆微微点头,抱拳道:“三界有难,盘古元神再现异动,需要所有少侠相助。我特来将她寻回。”
  孟婆盯着他手上的舍利子看了一会儿,缓缓开口:“你且去罢……”她嘴唇又动了动,却没了声音,看着燕赤霞带着那名年轻女子在流光中消失不见。
  “老婆子。”阴影处,一只狗缓缓现了身形。它漆黑的皮毛如同一根根钢针一样坚硬,金色的瞳孔望着他们消失的地方若有所思,“也许千年前的迷即将要解开了。”爪子踏在幽蓝色的地面上,一片冰凉。
  孟婆点头。这是又有魂魄飘来,她低头盛出一碗汤,而黑犬退回黑暗中,化为阴影,复而又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