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动怀里的貂

也许铜的要绿成翡翠
铁罐上绣出几瓣桃花

  But the world has gone
where you belong
  And you feel too late
so you're moving on
  Can you find your way back home?

日记簿—美

  看那英战队的冠军争夺战。无意间欣赏到一场直击灵魂的盛宴。我要记录下来_(:з」∠)_好难得。

   光线由暗至明轻柔变换,泛着幽蓝色彩,音乐的伴奏声如浪花慢卷,带领人们回到深海,沉默深远的蓝。
   然后歌声就这样响起了。
   一片空灵,一片静默。如花苞片片展开翅膀,如轻轻拂过耳畔的一阵微风,人们屏息听着,听她的歌声在光之中,盘旋萦绕,回环叠唱。
   她陶醉地闭上眼,轻声吟唱,音至高声处,微微睁开眼——那是一双怎样动人的眼睛,透明澄澈,是那晶莹的泪,在阳光沐浴下闪亮。
   当那句歌词走向尾声,她的嘴角上扬,嘴唇微张,吟出最后一个音节,划开一抹静谧无声的微笑。
   我看得痴了,身体前倾,看着她,与光,与影,与星光璀璨,与她的歌声,慢慢交融,用无语言说的震撼,绘出一幅美轮美奂的画卷。
   灯光点亮了她白瓷一样轻轻扬起的脸庞,歌声静静流淌,一片喧嚣沉寂了,一切人群远去了。她在世界中央,而音乐,在她的心上。
   音符百转千回。看她微笑着闭眼,在歌曲中沉醉,在沉醉中幸福,我听见心底的弦被轻轻拨响,眼里,只有她,在尽情地歌唱。
     音乐带着她飞向更远的远方,每一个灵魂在静谧中与她相遇,铅华褪色,唯余歌声悠扬。在悠扬中,一切变得轻灵,直击心底的柔软,灵魂深处在战栗。身后展开翅膀,而她,继续与歌声相伴,走向更远的远方。
    渐进尾声了。若这与美的不期而遇是一场梦,我愿沉醉其中,不再醒来。

虚荣

天使翅膀轻扇
带起风响
化为我手中利剑
刺向城墙
看那虚荣幻灭
倒塌着的富丽堂皇
一切静默
只有躲于其内的国王
愤怒咆哮
一片破败的土地
是唯一的宝藏
他恶语相向
蟾蜍毒虫蹦落在地
一片肮脏
诅咒在心中荡起回响
定让他
百孔千疮
身后展开翅膀
远走他乡
看万物繁盛沧海桑
国王的身体
和他的国度
一同
变得冰凉
混着泥土溅落
没有一丝声响
我注视着
看乌云褪去
看色彩绽放

存活

终于到来
诺恩斯的垂怜
一切终将结束
破开障壁
长蛇扭曲缠绕
翻滚在黑油中
沸水浇灌
弹跳着慢慢变僵
污秽蒸腾消散
嫌恶,撕扯
带出腐烂至骨的舌
在溃败的心脏中干枯
丑陋化为虚无
被威胁的灵魂
在暗淡中绽出光彩
在这光彩中
我得以存活
得以存活

无题

  命运无常,无数偶然堆砌。一步偏离,便改变了整条轨道。
   光鲜与暗淡交错。在暗淡中努力追逐触碰头顶星光,却在最终抵达时,剥开外壳,瞥见淡淡的黑暗腐烂气息。
    如蛆般无孔不入,慢慢蚕食。
    世界过早展露出阴晦的爪,最初的无能为力只能化作心里的愤慨,化为文字寥寥数语。
     她说,事有不公,无奈何也。
     相隔千里,万千思绪,千言万语,只是变成表情,变成符号,笨拙又单薄。
     这便是语言的无力。无法实际从根处改变,只有毫无用处的安慰。
      又有什么意义?
      心中困着的,无语言说的,瞬间翻涌。只能通过文字,也只是通过文字,悄悄送往世界另一端的通道。
      看不到的,听不见的,就这样沉睡在黑夜中吧
      愿美好的你,远离污秽与暗淡。
      仅能做到的祝福。

无人知是荔枝来

   (一)
  七月份的泰州有些闷热。
  茅十八趴在桌子上。眼前的顾客来来往往,又是繁忙的一天。
  门再一次被推开了。
  “请问这里保修吗?”茅十八抬头,一个高挑的女孩正立在柜台前,她手里拿着OPPO R9,声音轻轻柔柔的。
  他愣了一下,目光从她的脸,跳回到了她的手机上。“嗯,抱歉,这里不提供保修服务。”
  女孩一脸失望。
  “哦,这样啊。那好吧……”她小声嘀咕,转过身,朝店外走去。 “直走再左转,有一家专营店,你可以去那里。”茅十八的低沉嗓音,从身后缓缓响起。
  女孩正要推门的手停住了。
  “谢谢你。”她转过身,对茅十八微笑了一下。笑容是那样短暂,以至于在她转身的一刻就消失了。就像流星划过天空。茅十八就这样看着女孩的背影,直到她消失在他的视野之外。
  恍惚间,他仿佛看见了荔枝,她们的笑容相重叠。
  荔枝也曾像流星一般,身后划过的光短暂照亮了他的世界。
  荔枝是茅十八的前女友。她笑容甜美,眼神晶亮,一笑起来,两只眼睛弯成月牙,仿佛有着神奇的魔力,点亮了他的整个世界。她也有着这样一副好嗓子,声音轻轻柔柔的,像蒲公英一般轻盈,像一块温润的玉。她说话的时候,她笑的声音。如羽毛轻挠着他的心,痒痒的。
  他很喜欢听荔枝说话,更喜欢她的笑声。当荔枝被导航仪逗得花枝乱颤,他的嘴角也禁不住微微上扬,带着点得意。
  往事如走马灯般飞速闪过。就这样,茅十八失眠了。他大睁着眼,望向天花板发呆。窗外一片漆黑,不同寻常地静谧。就在这万物沉睡的时刻,荔枝的身影却再一次悄悄地跑了出来。
  为什么又想到了她?茅十八闭住眼睛。明明2011年已经永远过去了。
  自我催眠失败了,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像找到了一个出口,开始集体乱窜。入睡变得困难。
  他开始数羊。一只只小羊蹦跳着跨过栏杆,高的矮的,胖的瘦的,不同毛色不同种族的羊类,在脑袋里排成长串。
  第74只羊飞快地钻了过去 ……第89只羊跳着芭蕾舞过了栏杆……第93只羊慢悠悠地跨了过去……他的眼皮开始下沉,意识越来越远。第99只羊正在爬向栏杆时,他成功入睡了。
  梦里,是一望无际的沙城。
  他走在路上,那些路灯和脚印无比清晰。
  他却无法触碰。
  他看见了许多熟悉的地方,曾经租住的房子,朋友的酒吧,电子城,还有冲古寺。
  他遇见了许多熟悉的人,张嘉佳,他的老板,来保修的女孩,还有荔枝。
  他们的脸却是模糊的。
  指针飞速旋转着,2004年,2009年,2010年,最后停在了2011年。
  他清楚地知道,这城市非常脆弱。脆弱到一旦双手陷入,整座城市就轰隆隆地倒塌。沙化掉曾经的喜笑颜开,曾经的碧海蓝天。把关于两人间所有的影子埋葬。
  他也清楚地知道,如果不往前走,就会被沙子掩埋。
  所以,他只能往前走。
  ……
  一觉醒来,天边早已大亮。拉开窗帘,阳光肆无忌惮地冲了进来,占据了房间每个角落。
  看来时间已经开始吞噬梦境了。茅十八只记得一团模糊,和梦里渐行渐远的人影。
  很奇怪啊,一种强烈的失落感油然而生。好像跟了他很久很久。从他起床的那一刻起,抑或是,早在梦里就已经出现?
  心里空荡荡的。他闭上眼,怅然若失的感觉更清晰了。
  这一年来,或者算上前几年。他都快忘了这是什么感觉。即使是和荔枝分手的那一天,他也只是在酒馆喝个烂醉。即使这种感觉真的出现,他也可以用酒水把它扼杀在摇篮里,顺着一起流掉。
  茅十八,你从不是个软弱的人。他对自己说。你不是。现在,独处代替了荔枝陪伴着他,就这样,远离一切纷扰。
  让失落感他妈的见鬼去吧。他开了一瓶酒,仰头,一饮而尽。
         ……
——————————————————————————————
好早以前写的了……电影还没上映呢。大概15还是16年?搬到这里希望可以督促自己填坑(=_=)

起飞

  窗外的星在夜空中闪烁,秋风卷起又轻落,徒留一地凉意。
   她皱着眉,闭上眼,仿佛这样就可以躲避一切不堪的,正在上演的灾难。
   爸爸妈妈又开始争吵。毫无爱意与幸福的生活中,一件小事就可以成为导火索,宣泄着怒意,将这摇摇欲坠濒临破碎的婚姻推得离深渊更进一步。
    这次却是更加激烈了。妈妈的声音猛地拔高,伴随着水杯破碎的声音,她扭头躲进卧室,反手锁上门。又快步走向与卧室相连的阳台,关上了阳台的门。
     就这样将一片混乱之声关在外面吧。她多么想找到一扇门,只要关上它,就可以隔绝生活中一切无力改变的痛苦。不惜任何代价。
      漆黑的房间中,只有阳台窗外亮着冰冷的月辉与星光。她抬头望去,一片浩瀚壮阔。夜晚虽凉,却凉不过家里的温度。比起蔓延于心底最深处的冷,体温上的冷又算得了什么?它隔绝所有温暖。一杯咖啡,一条毛毯又如何能弥补心上的缺口……这更难承受。
       回忆涌现,眼泪如断线的珠不断滑落。已经多少次了?站在岔路口,她本以为一切都会变好。写着和解与适应的指路木牌挂在左右两条路边。它们却各自走向极端,如车轮般的生活碾过,将左路碾压到支离破碎,可能性荡然无存。茫然中,她转向右边,在自我欺骗中走向深渊。
       现在,那层障壁破了。
       一切都已无法忍受,也无法挽回了。
       那个无赖,如蛀虫一样蚕食家中的生活。她从心底恨他,恨到深处。每一次,那恶心的笑仿佛在嘲讽她的无能为力:你又能怎么办呢?
       是啊,她又能怎么样?只能远远躲开,用手堵住双耳,堵住那些不堪入耳的,无厘头的话。毫无理性,不可理喻的语言,注定他与她们不属于同一条路。
       他的存在就是个错误。她曾在日记中写到。一个彻头彻尾的错误。
       夜空依然闪耀,她擦干眼泪,抬起头仰望。点点明亮落入瞳孔,带来短暂的平静。
       她深爱星空。若岁月是一卷画,她定亲手将大片星空绘于纸上。站在窗前,亦或倚在墙边,万千情绪裹于心尖,她只抬头仰望,那些委屈,愤怒,悲哀,喜悦,只悄悄地与星空诉说。它敞开怀抱,将她拥入怀中,注视着她,庇护着她静静成长。
        带我走吧。她的手贴上玻璃,一片冰凉。双眼凝望星与月,嘴唇微动,无声地说着,充满渴望与祈求。带我走,远离一切纷乱与痛苦。
         她已不愿再继续下去了,也早已没有什么继续下去的理由。内心绵延的痛苦早已化为利刺,扎得她遍体鳞伤。
         天空中那颗最亮的星,突然闪烁了一下。明灭不过一瞬,她揉了揉眼,定睛再看。
          那颗星星……你听到我的祈求了吗?默默在心底发问。不可置信间,又有着喜悦。
          一颗,两颗……以最亮的星为中心,闪烁呈环装开始扩散,逐渐地,整片星空在明明灭灭中闪烁,像无数只眼,流着泪。
          她的身体愈发轻盈,贴近玻璃的手穿过窗户,像穿过一层漩涡。她闭上眼,迎向空中,只一瞬便穿过了阳台,沐浴在星光下。
          她的心在颤抖,被强烈的震撼冲击着,说不出话来,喉间哽咽。万千语言化作一声抽泣,一滴眼泪。
          身体微微透明,星空为她编织了一对翅膀,翅膀扇动着,离云,星与月越来越近了。
          秋风拂过耳畔,穿过指缝,环绕着她。在翅膀的遮盖下,在头顶星空的庇护下,寒冷被驱逐尽了,留下微微的暖。暖在身体,暖在心里。
          俯瞰地底,俯瞰深渊,黑暗中亮着灯火,正如这世上有星空的存在。越来越远了。柔云微风相伴,斩断了最后一丝这世上存在的痕迹。
          她仰起头,望着星空,嘴角带笑,眼角含泪。
          就这样飞走吧,越飞越高,离星月越来越近,有它们的照亮,温暖,庇护,陪伴,痛苦与绝望只能蜷缩在地底,离她越来越远。
          她张开双臂,拥抱天空,像一个孩子投入怀抱。身边的星散发着温暖与光明,她不再孤单。
          星星闪烁着,月亮微笑着,将她揽入怀中。云丝一卷,盖住了一切。时间定格在了这一刻,这一日。
          世上再没有她的存在。每一年的这一天,当你抬头仰望夜空,会发现,这一夜的星格外明亮,月上光阴交汇的纹路像女孩甜甜的笑脸。运气更好时,还能看见最亮的星在空中轻轻地眨了眨眼。
         

芸芸众生,一切皆有可能

       他瞥眼望向窗外,晨曦的纤细玉指正牢牢抓着逐渐隐去的点点繁星。

    “我将以黄金打造的皇冠为您加冕,将缀满珍珠的权杖交在您的手中。至于您所做的那些梦,淡忘吧,因为世间的苦难太沉重,非您所能负荷;人世的烦恼也太悲痛,非您心所能承受。”
                              ————《年轻的国王》